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佛学与商道、管理】

慈悲、智慧、觉悟。点燃心灯,照亮自己,也照亮他人!

 
 
 

日志

 
 
关于我

噶玛慈诚●周文:佛教藏密噶举派瑜伽行者,非出家人。美国杜克大学管理心理学博士,AMC安盛管理顾问机构、亚洲佛商公益基金会创始人。

 
 

我 红酒 挪威森林  

2007-03-09 19:55:55|  分类: 情感心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喧闹中听着那支熟悉的歌--《挪威的森林》,开了瓶红酒。 
           
  莹莹然闭上眼,心里默默祈祷,青春已如牛仔一样渐渐的泛白和褪色,向日葵一样灿烂的日子如流沙于指尖流淌。满屋缭绕着烟雾和朦胧。这一刻,只想握住一份永恒。悠扬的旋律,淡淡的在屋子的上空盘旋,往日就像一场没有对白的影像,穿越时空,汹涌于眼前……   
  
   传说,挪威的森林是一片大得会让人迷路的森林。那种,人进得去却出不来的巨大原始森林。酒是暗红色的,高脚杯是透明的,暗红的液体顺着杯壁滑入咽喉,随着我的思想进入了那片森林,简单的旋律,简单的吉他,简单的歌词,简单的声音和简单的触动。这一切都让我感到很叵测,同样叵测的还有那本村上相同名字的书,可以说曾是带着恐惧来看这书的。 
   
     
  “死并不是生的对立面。而是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村上写到。偌大的森林中住了很多人,筑了很多墙。每堵墙总有一些墙洞没有补好。 
  
   恶梦,没有任何前奏,就象遥远猛然传来的汽笛撕裂黎明的安宁突兀冲了进来并张牙舞爪。从此离井乡愁,有无尽期?痛苦的现实,情感的本质,似是而非但我努力挣扎,大口吞下红色的液体,试图抚慰看得见和看不见的伤口。 

   有一天,一些事情使得你觉着该成熟了,很是突兀的一种感觉,很突兀。读着杯中仅存的几厘米的酒,诡异,凄美,苍凉,绝望,萌动,狂热与死亡,如心里一块践踏凌乱的麦田。流云翻卷,往日的恩爱慢慢的离森林越来越远,不知什么时候能否再次回来,我试图驻足观望,在漫无边际的天地间找寻回去的方向……或许注定了我只能白日里狂奔在烈日的沙漠中,夜晚栖息在阴冷的森林里,我又还能怎么样呢?后来才知道,即使在最最最无助的时刻,也只能不停地走,不停地走下去,这里没有路标交警红绿灯! 

  冰冷的液体滑过肠胃才发觉,从前的记忆已经离现在还活着的我,很远很远很远了,远得再也回不去,唯一能将这些串联起来的,只是我散失的,也许再也无法找全的游戏,是宿命?是岁月?是生命的游戏? 

  我还是那只雪候鸟,无论我爱上谁,无论我走进哪扇门,总有着许多的东西,压迫着我的心,单飞,逃到哪里心都是死灰,不断追逐的最后只是冰雪。飞,也是一件很苦的事,扑棱着翅膀的我,为何要选择永不凋谢的羽毛。 

  其实是生活选择了你, 而不是你选择生活。 

行者周文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264)| 评论(15)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