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佛学与商道、管理】

慈悲、智慧、觉悟。点燃心灯,照亮自己,也照亮他人!

 
 
 

日志

 
 
关于我

噶玛慈诚●周文:佛教藏密噶举派瑜伽行者,非出家人。美国杜克大学管理心理学博士,AMC安盛管理顾问机构、亚洲佛商公益基金会创始人。

 
 

红薯飘香  

2007-04-12 14:26:47|  分类: 感受生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发表于:2002-12-8 13:55:38

     旁边的巷子口,每到下午便有一老太太在那烤红薯。一个空汽油桶里面用煤在烤着红薯,桶子下面有一个用来通风的小眼,上面捅了一个大洞,摆放着熟了的红薯。桶的旁边放一蛇皮袋装着红薯,一个铁桶装着散煤。就这么简易的工具,却能把一个个还散发着泥土芬芳的生红薯,烤成软软的飘散着浓郁香气的可口的食物。巷子周围的空气,都被她给烤香了。

     红薯在我不长的生命里我很熟悉,它的幼芽,它的栽种,它的藤蔓延根根相依,它的叶子由青绿到深绿的成熟,我象熟悉自己成长一样,熟悉红薯的每一个生长的环节。如每天的零食一样,红薯是我童年时除却小麦米后的主要食物。

    红薯成熟的深秋时节,拿一把镰刀把红薯的藤全给割掉,然后对准红薯的根茬一锹挖下去,一根红薯藤竟然结了五六个红薯,它们紧紧相依,带着潮湿的泥土芬芳,新鲜饱满,煞是怜爱。把它们洗净,去掉须子,放在已放好水和蒸皮的锅里,用柴火持续加热,当一缕缕雾烟袅袅升起弥漫漆黑的厨房,当清新甜美的香气溢满鼻腔,红薯蒸熟了。非常喜欢地掀开锅盖,扑面而来的是一股白白的,含着香气的烟层。烟气散后,便有十几根红薯优雅恬静的躺在锅子里。踮起脚来,迫不及待地伸手,没有触及到红薯,却被包裹它的热气给烫回来。急去拿一根筷子,穿一个红薯,边细细吃着红薯,边沾一些母亲自制的豆拌酱,那种甜却有点辣的味道,一直是童年吃红薯的极品。

     母亲在我童年的记忆里,在某些方面无意表现了她对我的疼爱。母亲烧完晚饭,会在灶里的柴火灰碳的余温里,给我埋上一到二个红薯,待我放晚学回来,扒开灰碳,香喷喷柔软的红薯便是我的可口的晚餐。那时太穷,我家孩子又多,红薯很多时候便是我们的主食。母亲见我们吃红薯吃不来了,便会在有空闲的夜晚,用凹凸不平的铁皮把红薯磨成稠状的红薯粉,再放上大蒜煎成一个个金黄色的香脆的小油饼,那一股甜而不腻,轻而不浊的味儿,便轻盈地在味蕾上荡来荡去,吃了还想吃。晚上有时贪食,吃多了红薯小油饼,小肚肚胀胀的,一晚上便翻来覆去睡不好觉。

     等到寒风拂面,深冬的季节,母亲便会把吃不完的红薯,放进地窖里存放。待到来年的春暖花开,待到三月青黄不接时,母亲再把它们拿出来,它们依然如放进去时的鲜嫩饱满,依然能给我们填肚子。

    虽说往事如过眼云烟,烟会随风飘散,而红薯曾有的味道,伴着童年时的苦难却留在了我的生命的历程中,成了我走过许多路的一段记忆,时时提醒我珍惜现在的拥有,和手握的幸福。

     我买到了一个二角钱的小红薯,很是高兴的剥开,一小口一小口很是仔细地吃着。我是在享受对于我这代人来说的粗食啊。慢慢往家走。无意中回头一望,看见一群活泼可爱的小天使们围着桶子,一头白发的老太太正缩着颈项,拿着火钳在桶子里夹红薯。我忽然觉得手中的红薯不仅仅只是红薯,它也是老太太一生辛酸的岁月;而老人烤的也不仅仅是红薯,而是她灰黯已极的晚年。

    走出了很远,仍能闻到老太太烤的红薯的香气,在初冬干冷的空气里飘荡。 

行者周文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627)| 评论(36)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