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佛学与商道、管理】

慈悲、智慧、觉悟。点燃心灯,照亮自己,也照亮他人!

 
 
 

日志

 
 
关于我

噶玛慈诚●周文:佛教藏密噶举派瑜伽行者,非出家人。美国杜克大学管理心理学博士,AMC安盛管理顾问机构、亚洲佛商公益基金会创始人。

 
 

[zt]忆母亲的私房菜——白辣椒蒸肉  

2007-04-27 13:08:31|  分类: 馋人说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一朋友文章
     小高在空间留言说记得我做的一顿白辣椒蒸肉,味道不错,今天就说说母亲的这道菜吧。 

    小高吃到的白辣椒蒸肉是我做的,那个时候母亲已经去世一年多了,白天到报社上班,俨然一付知识份子样。到得下班回家,还得挽起袖子洗衣做饭喂猪,父亲还如一年前母亲刚去世的那样,除了叹气就是叹气,唯一不同的是恢复的打麻将的习惯,尤其是现今没有人管,麻将打得更凶了。虽说是在家门口打麻将,可但是回家比我晚。奶奶一般把饭煮熟,菜摘好,等着我回家做。 

    白辣椒是自家辣椒做的,够辣,也够味。蒸肉的时候是最好吃的,第一下饭,第二菜里多余的油都入到白辣椒里去了,肉软软的,白辣椒也蒸得软软的,放两三棵豆豉一起蒸味道更好。冬天里吃这道菜最舒服了,吃得肚子里暖哄哄的。 

    记得母亲去世前一年,那一年雨水好,家里种的辣椒丰收,根本吃不完。辣椒可以从三伏天一直结果到霜降,差不多有四个月时间。三伏天的辣椒摘下做白辣椒,霜降过后的红椒摘下做剁辣椒。 

    那一年,母亲已是小恙缠身,在大热天,要我去园子里摘辣椒回来晒做白辣椒。我百般不愿的做了。大清早菜园子里露水还未干,我已经菜园子里采了两大筐青椒。墨绿墨绿的,摘得久了,手已经感觉到火辣辣的灼热了。从自家井里打上清凉的井水把辣椒洗了个遍,再晾干,这时炉灶上的水已经烧得滚开了,母亲把桶里晾干的辣椒用开水淋遍,待得水稍凉后,母亲要我用剪刀一个个把辣椒剪开,摆在门板上曝晒。 

    两大桶辣椒,一只小板凳置在门口的大樟树下,一把剪刀,我就在母亲的指挥下开始忙活了。母亲要我带上塑胶手套剪,我天生是个怕麻烦的人,大热个天,带个手套难受又不好做事情。年纪轻做事有点不情愿,所以就故意和母亲对着干,结果没剪得一桶辣椒,手已经辣得没知觉了。又没有办法减轻这种痛苦,只能呆在一边甩手一边怪叫,不一会,已是满身大汗,痛楚却没消减半分。母亲没有办法,只好自己带着手套,顶着烈日,忍自己身体的痛楚,默默地做着我未干完的事情,而我很没良心地借故手痛,开溜躲到堂屋看书去了。 

    晒到半天的时候,辣椒就是白色的了,不过得回到坛子里密封七到十天,然后再拿出来晒,这样才有发酵后白辣椒特有的香味。这是晒干的白辣椒已是金黄金黄的了,不怕辣的孩子可以拿这个当零食的。母亲用很大的塑料袋把晒好的白辣椒装好,放到柜子里。 

    平日里,很少记得家里有这个干货的,冬天蒸肉的时候,会拿白辣椒垫底,这样的肉蒸出来,一点也不觉得腻。还有一道菜,也是需要白辣椒做辅,但凡家里宰了鸡,母亲会拿出白辣椒炒鸡杂,我们家白辣椒炒鸡杂不同于现在饭店吃的炒鸡杂,鸡心鸡肝鸡肠子鸡肾鸡饨,都是鸡杂,油爆后,加白辣椒加大蒜一顿爆炒再起锅,那是相当的好吃。  
  评论这张
 
阅读(635)| 评论(6)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