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佛学与商道、管理】

慈悲、智慧、觉悟。点燃心灯,照亮自己,也照亮他人!

 
 
 

日志

 
 
关于我

噶玛慈诚●周文:佛教藏密噶举派瑜伽行者,非出家人。美国杜克大学管理心理学博士,AMC安盛管理顾问机构、亚洲佛商公益基金会创始人。

 
 

[馋人说馋]忆母亲的私房菜——烟薰香干  

2007-04-27 13:08:54|  分类: 馋人说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印象中的菜,除了大鱼,就是大肉,呵呵,没有办法,家里蔬菜都是自己种的,鱼也是自家鱼塘养的。不过有一样东西不是自己家产,却是常吃,那就是香干。 

    幼时,父亲与德茂隆的某个人认识吧,记得有过几次坐在板车上,父亲推着车到城里德茂隆,板车上一般还有几个蛇皮袋,和两家老母鸡。一大早出门,走到中午饭的时候,才到目的地,大概是在现在的劳动西路,如果没记错的话。每次有个女人接待我父亲,顺手把板车上的两个鸡给提走,偶尔也会给我几棵糖吃,印象中父亲要我叫什么姨来着。 

    然后父亲稍坐一会,就推着车子往家里赶了,满满的一车豆糟,加半片半片缺角的香干一大桶。而我,没有来时的好运了,只能跟着车子后面走,偶尔碰到上坡,还得帮着父亲推车。一般到家是晚饭时间了,偶尔下午等豆糟等得晚一点,只有星星月亮伴我与父亲行了。 

    豆糟拖回来喂猪,据说蛮有营养,拌在猪食里,能省不少粮食,那个时候的粮食是要拿粮食买的,喂点猪也不容易。拿回来的香干,是缺胳膊断腿的,没办法卖的。拿回来做菜,吃不完的,母亲会晒干然后用烟薰得黑黑的硬硬的一块块。辣椒切成三角,加豆椒与香干一起炒,味道不错。 

    少时,伯父母都在城里上班,堂哥的午饭一般在我家解决,堂哥比较调皮,一般午饭都在学校玩,母亲就每次用饭盒盛好饭,让我带去给堂哥吃。辣椒炒香干老是出现在饭盒里,我每次堂哥都当着我的面把黑呼呼的香干扔出去。我当时很奇怪,觉得堂哥好浪费,这么好的东西,这么下饭的东西,怎么能扔掉呢。后来在堂哥家里吃饭才觉得好怪异的,原来伯伯家里条件那么好,顿顿有肉吃。  
  评论这张
 
阅读(251)| 评论(2)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