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佛学与商道、管理】

慈悲、智慧、觉悟。点燃心灯,照亮自己,也照亮他人!

 
 
 

日志

 
 
关于我

噶玛慈诚●周文:佛教藏密噶举派瑜伽行者,非出家人。美国杜克大学管理心理学博士,AMC安盛管理顾问机构、亚洲佛商公益基金会创始人。

 
 

[馋人说馋](zt)忆母亲的私房菜——酸菜炒肉  

2007-04-27 13:09:08|  分类: 馋人说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言 
    有些事情,一辈子不可能忘记; 
    有些味道,却再也找不回来了。 
    有句话叫作,去者,不相忆;可是我做不到。 
    有一种痛苦,沉淀了六年多时间,可是身上的那个伤口还没有痊愈。 


    六年时间了,不知自己是怎么过来的,浑浑屯屯,每一天都当是世界末日在过着,每一天都努力去回想前一天的生活,却是一片空白。也许在我的脑子里,时间永远定格在六年前了。因为六年前的事情,导致了我的今天。我,成了一个精神上的孤儿,成了一只特立独行的孤独者。 
    有种味道,想了两千多个日夜,却再也找不回来了,那就是母亲的味道。衣橱里我刻意留下的那件母亲的外套,曾经贪婪地找寻母亲的味道,一次又一次的吸食。我的泪,不知道留了多少在上面,慢慢地,除却衣上的泪斑,再无其他味道了。而如今,只有多多想念那些曾经很容易得到而不懂珍惜的味道。 
    我做饭喜欢刻意地去模仿母亲生前做饭的一些习惯和手法。炒肉必先在炒前用生抽腌腌,苦瓜必先用盐去苦水,芋头必然是炖牛肉,丝瓜必然是切片炒。每每忆及母亲炒的菜,总有一种冲动,立马去市场买回材料,自己做上一回,在菜中去找寻一种熟悉的味道。 
    从今天开始,这一周,决定用笔根回忆母亲的几道家常菜。 


酸干菜炒肉 
    小时候家穷得很,一年到头如若不是逢年过节,是难得吃到顿肉的。但是如果家里来了工匠师傅做事情,那是必然要去市场割块肉的。所以每逢家里的椅子缺胳膊断腿,或者家里农具坏了,我们姐弟仨可高兴坏了,压根没想到父母又在那里愁工钱,只想着又有肉吃了。 
    酸干菜是母亲亲自做的。春天某个艳阳天的一大早,母亲拖上百般不愿的我们,一起到菜园子里把吃不完的菜苔摘下来,在池子里洗干净,趁着好天气,晒两天,然后塞到坛子里,一层菜苔,一层盐,密封一个星期,再拿出来晒。半干的时候,非常好吃,一般当零食要被我们姐弟仨吃掉一大半。除去菜苔干,还有干包菜,干排菜,干芽菜。 
    十斤青菜晒干成酸干菜大概只有一斤的样子。母亲每次仔细的收拾好这些菜干,把他们放在碗橱的最上层。那个年代没有大棚蔬菜,春天的菜苔吃过后,要等两个月才有青菜吃,这青黄不接的两个月,基本上就是酸菜汤,炒酸菜,靠的都是母亲晒的那些菜干,因此母亲对这些菜干可珍惜了。 
    肉是大清早母亲要我步行三公里去最近的一个市场割的,那个时候都是乡下的屠夫一早现宰的肉,新鲜得很,比现在的肉可不知道要好吃多少倍。 
    母亲站在锅前炒肉,我们仨围着灶台,巴巴的看着锅里翻滚的那几块肉,再看着母亲把一大碗酸干菜倒到锅里与肉和在一起炒。就着肉与酸菜特有的香味,我有过吃两大碗光饭的纪录。这个事情一时成为家里人的笑柄,却是事实。 
    虽然说是有肉吃,但是也吃不了多少,一碗酸菜炒肉,肉一般只有酸菜的三分之一。而且我们姐弟是不允许上桌的,怕我们的馋样把大师傅们给吓着,让他们笑话。每次都是母亲用个小饭碗盛一点点,让我们躲在灶屋里吃。 
    每次大师傅在家里做工,吃饭后洗碗的活从来就没有那样子吃香过,不为别的,只为那碗吃剩的酸菜炒肉,碗里总还有点油水。我们姐弟仨,不管谁抢到这个碗都能再逮一大碗饭。 
    父母一直非常努力,努力的工作,没有让我们姐弟仨缺过哪一顿,感谢他们让我们茁壮成长了。可但是,凭心而论,我很少有过吃饱的感觉,总觉得时时饿着。   
  评论这张
 
阅读(228)| 评论(5)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