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佛学与商道、管理】

慈悲、智慧、觉悟。点燃心灯,照亮自己,也照亮他人!

 
 
 

日志

 
 
关于我

噶玛慈诚●周文:佛教藏密噶举派瑜伽行者,非出家人。美国杜克大学管理心理学博士,AMC安盛管理顾问机构、亚洲佛商公益基金会创始人。

GACHA精选
 
 

[zt]忆母亲的私房菜——猪血豆腐汤  

2007-05-11 10:45:38|  分类: 馋人说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先说几段题外话,先祖在世时,在家里是有着绝对发言权的大男人,记忆中家里所有人在先祖面前说话做事情都要比平时谨慎多了。一大家子在一起吃饭,如若先祖的脸色不佳,那么所有人都会惴惴不安,难以咽食。 

    父亲是一个非常平凡的人,为人没有多大的优点,乡里乡亲对父亲的评价也就几个字,为人老实,是个大孝子。这一点是事实,对待先祖,父亲身上可以看到愚孝两个字。父亲这个人被先祖控制了一辈子,因为先祖太强势了,所以家父个性非常弱。 

    除去几年因伯父全家进城吃国家粮,我一家搬到伯父旧屋里居住的那几年,先祖一直与我们生活在一起。不管家里做了什么菜,只要稍有一点点肉,父亲都得要求母亲把菜匀出一半,要求我们小辈的送去给先祖吃。这个习惯一直延续至先祖去世,包括在我们住在伯父家里的那几年。记得一次暑假,与弟弟同龄的表弟(姑姑家的)住我家几天,母亲为招待表弟,做了酸菜猪血豆腐汤,内里放了一点点肉末,父亲要求母亲匀出一碗,责令弟弟和表弟端去送给先祖。当时两个小孩子年幼,伯父旧宅与先祖住处也不算近,他们一路磋砣了近一个小时才到家,并且把那碗猪血豆腐汤又带回来了。只是只剩下一碗飘着几点油星的清汤了。 

    原来两个小孩子年幼贪食,一路走一路偷食,等到得先祖住处,只把猪血和豆腐都偷吃干净了。先祖看到那碗汤的时候,连肉末都没有了,先祖大怒,要弟弟把这碗汤带回去,说不喝。弄清楚情况后,父亲饭也没顾上吃,让弟弟跪在搓衣板上,直接把家里剩下那一碗猪血豆腐汤亲自端去给先祖赔罪去了。可怜我们几个小孩子,巴巴的等了大半个上午的一碗好汤,只闻到了味。 

步入正题 
    个人觉得母亲做这个菜真的是做出味了。幼时乡下每个村都会有屠户的,肉是放到市场去买的,但是猪血一般可以去他家里拿的,也不贵,五毛钱可以给你一大盘。至于豆腐,那是小贩挑着担子每天经过家门口叫卖,母亲偶尔会买几毛钱的。二十年了,那个小贩去年我还在老家见到了他,他仍如十数年前,还是坚持每天挑着他的豆腐挑子叫卖,我看着不忍,和他做了两块钱的生意,他竟然还认识我,竟然还记得我的母亲,还说当年在我家喝过水,聊得我又是泪若雨落。 

    据说猪血能清肺,乡下没有几条好路,经常是尘土飞扬,而我家又是住马路边,更甚。也因为这一点原因,这个菜常吃。 

    下油,放入姜块炒出味,再放水将水烧开,猪血和豆腐都切着一块一块的连同腌过的肉末一起下到锅里,再放上一把母亲亲自做的酸干菜(前文有提及),等到水再次滚开,撒上点香油,起锅后,再放上一点葱花。一道非常普通不过的菜就上桌了,等待它的,是三个如饥似渴的正长身体的大小孩子。 

    这篇文章正题比题外话短得多,感觉又跑题了,呵呵,随意吧,没必要苛求这点了。 
   
  评论这张
 
阅读(424)| 评论(5)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