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佛学与商道、管理】

慈悲、智慧、觉悟。点燃心灯,照亮自己,也照亮他人!

 
 
 

日志

 
 
关于我

噶玛慈诚●周文:佛教藏密噶举派瑜伽行者,非出家人。美国杜克大学管理心理学博士,AMC安盛管理顾问机构、亚洲佛商公益基金会创始人。

 
 

天 路  

2007-06-25 23:30:34|  分类: 旅游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遥远的岁月,当你一个人静静的呆着,最好在面对无边无际的大海时,它们就如潮水般汹涌着,扑进你的大脑里。 
 
   其实并不远,甚至仿佛就在昨天。 
 
  阔别十年后我又一次踏上这块土地了。她有很多名字,最响亮的一个叫“青藏高原”。还在路途上的时候我便预想了那一刻,我会对着天地高声欢呼“我回来了”。然而,事实上我什么话也说不了——我极力搜寻着童年记忆中的那个拉萨,但一切都变了,我已不再熟悉。 
 
  我是流浪着来到这个被称为雪域明珠、日光城、圣地的——夹着神的旨意与现代气息的地方。 
 
  我不愿称之为一座城市。因为后来当我再路过兰州,路过西宁,路过成都的那些时刻,我才分外地感到自己回到城市里了。 
 
  她或许只能算是我精神的家园吧。 
 
  九月的秋天很短暂。郁郁葱葱的叶子很快就退去了浓妆,变淡了,变黄了,尔后随风而逝,撒满了拉萨的每一个角落,剩下干瘦的树枝刺向永恒的天空。这个家园非常宁静。因为她的神圣,所有属于城市的声音都入了你的耳,你却听不见,你的灵魂轻飘飘的,总让你觉得不真实。 
 
  每个清晨不等天亮,虔诚的信徒们就拉开了长长的转经队伍。被高原风刻蚀的脸庞上尽是暗红、红里透黑的皱纹。万千种装饰的转经筒在他们手里不停歇地转着。远到而来朝圣的人们更是三步一磕头,匍匐着躺下去,拉长的身子彻底与大地拥抱了,从手掌到脚尖。他们用身体丈量这大地,从容不迫,悠缓而坚定。正是这样的在精神驱使下的缓慢动作,支撑着一代又一代牧民从青海等地,无可辩驳地跪拜着,来到拉萨,来到大昭寺和布达拉。对于他们,今生或许不再有遗憾,一切未来皆可以微笑相迎了。 
 
  既是流浪,我不得不寻觅自己的生计。有幸的是一个电话把我从清亮且冰凉的佛意中拉出来,令我激动而意外地成为一名导游——我从未干过——连有关这块大地上的任何东西我都讲不出来,我只是在此成长,对那山,那一草一木,那河流中经历亿万年的沙粒,深藏了一份眷恋而已。但我竟没有畏惧,就这么领着几个俄罗斯小伙子上路了。 
 
  一路上,偶遇到被灰土裹着的藏族小孩子们,他们天真,贫穷,充满原始的风度。他们也乞讨,用乌黑的脸上那迷茫的眼。 
 
  在这块世界最年轻的高原上,尽是赤裸裸的山。山,没有一棵树。树,若不是在寥寥的几个小城边,你绝对看不到一棵自由生长的树。大地上只有草,浅浅的,枯黄的,一年中惟有短短一个月光阴她们才能喷发出盎然的生机,那是七月盛夏的时候。此刻天地枯黄一片。 
  没有人烟,没有村落,没有都市。枯草,岩石,山,眩目的阳光。 
 
  站在尼洋河畔突兀的山崖上,我想,凡目睹那绮丽江水的人们,必将惊叹于天地的造化。以你立足的地方为界,一边的河水纯蓝,另一边翠绿。而周遭,层层叠叠的山,一浪一浪,庄严而静穆。 
 
  我们的陆地巡洋舰所到之处扬起滚滚尘烟。那些骑着自行车身着贴身运动装,或者背着行囊悠然步行的外国勇士们,与我们挥手,点头,含着笑。那些微笑,是征服者的骄傲,是豪情万丈的奔流。那些灿烂的笑容令人神往,却又刺痛我——我看不到一张同胞的脸! 
 
  经历了三天的颠簸我们终于来到甲吾拉山口,远远地与她相见了——伟岸的珠穆朗玛!在众山之间,她宛如一座洁白的金字塔傲视天宇。不同肤色的,金发碧眼的,在这个小小的山口聚集着,他们来自不同的国度,彼此间再无国与国的界限。大家纵情高声交换着自己的感受。依稀记得那个德国小姑娘,甜甜的,比划着胜利的手势,她的身后,正是那连绵数千里的喜玛拉雅。 
 
  夕阳下。落日的余辉洒上珠峰。我独自站在绒布谷底,迎着珠峰扑面而来的冷冷狂风。身后的绒布寺渐渐在天空中勾勒出淡淡的剪影。两岸的高山将谷地埋进巨大的阴影里,与前方那庄严的金色光芒形成无比惊心的高调反差。而她,第三女神,悄悄地将昼与夜分割。我的眼随着绒布谷伸向那幽蓝的绒布冰川,往上,就是她如黄玉般的肌肤。她的美,想必亿万年来都冠绝人间。 
 
  我再次无力高呼,无边的压力笼罩着我。我只能以藏民族的方式,跪拜于她的脚下,我与她此刻是如此的接近啊!我知道,我十几年的梦想终于成真了。
 
  五色的经幡在风中猎猎地奔腾,玛尼堆无所不在。荒凉和神圣伴随我们直到异国他乡。 
 
  随后在拉萨的日子,我感到神在时时召唤,令我陷入一片沉默的安详里。 
 
  而今我已在杭州的湖边,听风,听浪声。在蔚蓝的湖水和蔚蓝的天之间,我甜蜜地回忆着端庄的第三女神。

  某天,不知哪位旅行者说:我的家?哦,我的家,在路上。我以为,这便是对信仰的始终如一和执著的追求吧。 
  评论这张
 
阅读(180)| 评论(3)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