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佛学与商道、管理】

慈悲、智慧、觉悟。点燃心灯,照亮自己,也照亮他人!

 
 
 

日志

 
 
关于我

噶玛慈诚●周文:佛教藏密噶举派瑜伽行者,非出家人。美国杜克大学管理心理学博士,AMC安盛管理顾问机构、亚洲佛商公益基金会创始人。

 
 

“我希望杜克的声誉在中国日隆”----母校杜克大学校长Brodhead博士专访  

2007-09-24 19:04:35|  分类: 感受生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杜克大学校长布莱涵德博士即将访问北京,并接受清华大学荣誉博士学位。这是清华大学历史上颁发的第九位荣誉博士。前八位荣誉博士中,大学校长只有一位,她是麻省理工学院(MIT)历史上的第一位女校长苏珊·霍克菲尔德(Susan Hockfield)。有趣的是,苏珊原来担任耶鲁大学教务长(Provost),与布莱涵德校长是同事。

     在校长出访前夕,DCSSA对他进行了专访。专访共分三个部分:校长个人的教育经历,校长对于高等教育的看法,以及校长对杜克和中国的未来合作前景的展望。采访全文由录音整理翻译而成。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DukeChina.Org。

       “读本科的时候,做一个好学生就够了。但是在研究生院不是这样——仅做一个好学生还远远不够。”

       “做行政管理工作不意味着我不再喜欢学术研究了。我仍然热爱这种智力的游戏。”


DCSSA:校长您好!首先感谢您在百忙之中拨冗接受我们的采访。

Brodhead:我很荣幸。

DCSSA:从您的个人简历上来看,您在来杜克之前一共在耶鲁大学学习工作了40年。我觉得这40年可以分为四段:首先是8年学生生涯,从本科生第一年一直拿到您的博士学位;第二个阶段也是8年,从一个年轻的助理教授拿到终身教授职位;第三个阶段有13年,从终身教授进入学校管理层,成为本科生学院的院长;第四个阶段就是长达11年的本科生学院院长生涯。那我们首先来看看您的学生生涯。你曾经提到研究生生活的前两个月是你人生最痛苦的时刻,为什么呢?您觉得从本科生到研究生是一个非常大的转变吗?

Brodhead:看来你对我已经作了很详细的研究(笑)。是的,我觉得研究生院的前两个月是我人生中最艰难的时光。为什么这么讲呢?在美国的大学里面,本科生活是一种完整的生活。这包括了学术智力的提高,各种社交活动以及课外活动。当我来到研究生院以后,突然之间,我只有一个专业可以学习。我的生活也变成了一维的世界。我的确很不适应这种转变。尽管我要说,一旦我度过了这个转型期,我就发现所有的这些都是为了达到独立研究的目的。在本科的时候,做一个好学生就够了。但是在研究生院不是这样——仅做一个好学生还远远不够。你必须对你的专业领域做出贡献,你必须有你自己的想法。在达到独立研究之前对我来说是一段很有压力的生活。从那以后,生活就变得简单了。所以说,我当时觉得很难把自己的生活变得“狭窄”。再提一句,一旦我工作以后,我又开始扩宽自己的视野。

DCSSA::所以这个过程难就难在从宽泛到纵深。

Brodhead:对。事实上很多人很自然就适应了,不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跨越,但是有的人就会有这样的感受。

DCSSA::我同意您的观点。您所说的感觉,我想可以用《纽约时报》上一篇评论中的一句话来概括,就是对于很多理工科的研究生,他们突然发现自己的世界变得非常之小,小到刚好被导师的实验室所容纳。

Brodhead:没错,你概括的非常好。在我本科的时候,我学习英国文学、世界历史、美国历史,我同时还读亚洲文学,亚洲哲学。在研究生院,我的学术视野变得非常专一,紧紧地和自己的专业相联系。

DCSSA::我想问的第二个问题是,很多现在的大学生和研究生对自己将来的职业道路有详尽的规划,但也有很多人懵懵懂懂。那么你在读书的时候,你想到过自己将来会做什么吗?你曾经说过自己从来没有想过会从事管理工作,而真的成为耶鲁的本科生学院院长之后,你却说自己发现了这个岗位比只呆在一个系里面要有趣的多。

Brodhead:当我在本科低年级的时候,我就希望自己将来成为一名大学教师。所以从很早的时候我就明白自己将来想做什么了。当我博士毕业,走出研究生院,开始教书的时候,我快乐极了。我以前从来没有想过要做一名管理者。我知道有些人会做这些工作,但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会喜欢这样做。后来,我成为了英语系的系主任,接下来是本科学院的院长。我做院长的时候主要是和本科生以及各个系的教授们打交道。我学到了不同的学科;我懂得了经济情况的好坏对于一个大学的影响;我了解到了本科录取的政策和它现在面对的挑战;还有其他无数运转一个大学的方方面面。我曾经对管理工作有种消极的偏见:总得有人去做这种万金油的事情。但是当我真的成为管理者的时候,我发现这是一种有力的教育的源泉。在美国大学里,如果你一直在一个系里面或是在一个实验室中,你很难知道整个机构是如何运作的。他面临的挑战是什么。做行政管理工作不意味着我不再喜欢学术研究了。我仍然热爱这种智力的游戏,事实上这学期我开始为本科生上课了,我非常喜欢给年轻人上课。

  “我的新工作给我了一个无限大的空间。作为校长就意味着你是这个学校的公众形象代表。”

     “在杜克,各个院系之间的交流与合作可以说达到了令人惊讶的水准。”

DCSSA:所以教授和管理者是各司其职啊,那么做耶鲁的本科学院院长和做杜克的一校之长的区别肯定更大吧。

Brodhead: 是很不一样,但是这里有很好的过渡。当我是耶鲁院长的时候,我和教授们交流,倾听来自不同方面和不同角度的问题,并做出我的解释。我试图说服他们而不是把我的观点强加于他们。现在做了校长,我还要做这些事情,但是更多的,我必须担负起整个学校的责任。比如说,我以前从来没有和医学院,商学院、法学院打过交道,现在不一样了。我的新工作给我了一个无限大的空间。作为校长就意味着你是这个学校的公众形象代表。对于普通民众是这样,对于政府官员更是如此。现在大学还经常受到一些国家政治问题的干扰,我也要面对。事实上下周我就要去华盛顿对国会议员们演讲。我会劝说他们把更多的经费投到科学研究中(笑)。

DCSSA:你来杜克已经2年了,相比较你在耶鲁的40年,你有什么感受?

Brodhead: 耶鲁是一个高度发达的学校,她始建于1701年,迄今已经三百年了。耶鲁的很多方面都已经达到了一种“进化完全”的状态。你再来看杜克,一个年轻许多的学校。你可以感受到它还处在发展的初始阶段。换句话说,你现在还在一个创业者的阶段。如果我给来参观杜克校园的人们做向导的话,我可以告诉他们在过去5年中我们所做过的激动人心的工作和取得的最新成就。所以对于我来说,一边是一个已经达到一流水平的学校,另一边是一个飞速攀升,向着顶尖水准大步迈进的学校。所以当你环顾学校四周,你会发现人们有一种积极乐观向上的精神风貌,有一种我要让杜克变得更好的决心。这是一种快乐的灵感与源泉。同时杜克的另一个长处是:不同系科之间的交流合作非常之多。在许多顶尖的美国大学里,不同的学院之间“老死不相往来”。 而在杜克,各个院系之间的交流与合作可以说达到了令人惊讶的水准。如果你让工程学院的人和医学院的人合作,他们就会走到一起,想出极好的点子。因为年轻,所以我们非常愿意不断改进。没有人愿意固步自封。这里的人们不会说:我们这里的现状好极了,我们希望能维持一个世纪。每个人都希望杜克变得更好。

DCSSA:听起来很振奋人心啊。作为校长来说,很重要的一点是要有学校的全局发展观。不同的学校有不同的定位。比如说哈佛和斯坦福就是大而全——几乎所有的科目都涵盖了。而加州理工学院就是典型的小而精。那么杜克的定位是什么?

Brodhead: 是这样的。在美国,一流大学之间的特点差别非常之大。比如哈佛,她几乎什么系科都有:医学院、商学院、神学院、强大的社会科学、出色的人文科学。麻省理工学院也同样出色。但是她主要是工程方面特别出色。当然还有其他一些学科。麻省理工学院和加州理工学院都是这样“小而精”的大学。对我自己而言,我更喜欢处在综合性的大学。杜克的强项有医学院、法学院、商学院、公共政策管理学院、环境学院和其他一些领域。我常常发现杜克和斯坦福很相似。我这样说并不是因为我们都有工程学院等,而是因为我们都是年轻的学校。在年轻的学校,新主意的施展空间更大。

DCSSA:我想你是指我们没有很多所谓传统的包袱。

Brodhead: 对。这些学校都有一种企业家的探索精神。

DCSSA:从本科算起,您现在在高等教育中一共有40多年了。

Brodhead:(打断):准确地说:42年。

DCSSA:那么在42年中,您觉得现在的学生和你当时的学生相比有没有什么变化?

Brodhead: 我做学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很多记忆已经变得很模糊。当我在读本科四年级的时候,正好是学生运动的时候。与以前相比,当然,时尚已经不同了,人们的穿着不一样了。但是我想说,每次我和现在的年轻人进行比较正式和严肃的对话的时候,我觉得延续多于改变。我总能从年轻的学生身上看到一种智力和对新问题的好奇心。所以总的来说,我不觉得有太大的变化。

行者周文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438)|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