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佛学与商道、管理】

慈悲、智慧、觉悟。点燃心灯,照亮自己,也照亮他人!

 
 
 

日志

 
 
关于我

噶玛慈诚●周文:佛教藏密噶举派瑜伽行者,非出家人。美国杜克大学管理心理学博士,AMC安盛管理顾问机构、亚洲佛商公益基金会创始人。

 
 

“噶玛噶孜”画派的形成和发展  

2008-02-26 23:19:20|  分类: 噶举传承法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噶玛噶孜”画派的形成和发展

    (1)“噶玛噶孜”画派的形成

    “噶玛噶孜”画派脱胎于“门孜”画派。公元16世纪中后期,被称之为第八世噶玛巴·弥觉多吉的“化身”的南喀扎西从师于门孜派画师贡却班德的门下,后来,又得到第五世夏玛巴贡却银拉和四世杰曹活佛扎巴顿珠的指导。南喀扎西以“门孜”画派的技法为基础,将印度“利玛”响铜造像的造型特点与汉地“丝唐”的艺术风格融为一体,从而创立了“噶玛噶孜”画派。在南喀扎西创立“噶孜”画派时期,还有几位著名的绘画大师如:达布热强巴·却吉丹贝坚赞、噶玛森哲和噶玛却居巴等。继南喀扎西之后,他的得意门生曲扎西、尕学噶玛扎巴、扎西扎巴、弥觉多吉等继承了先师的事业,特别是弥觉多吉以先师理论为基础,结合实践,撰写了《线准太阳明镜》美术专著,为噶孜派形成系统的绘画理论作出了重大贡献。

    此后,该画派在藏区的影响越来越大。公元17世纪,又相继出现了爱巴古巴、霍尔巴冲和却英多吉等画家,他们又将该画派艺术推向了成熟的境界。却英多吉后半生致力于噶孜画派的研究与实践,成就颇为突出。他著有《噶鲁艺术注释》一书,还创作了许多唐卡艺术作品。在公元18世纪以前的“噶孜”画派,人们习惯上称之为“旧噶孜派”或者“噶鲁派”。

    (2)“噶玛噶孜”画派在德格的发展

    公元18世纪以来,德格家族历经元、明中央王朝的扶持和自身的发展,其势力范围和影响不断扩大,至清初时已成为金沙江畔最大的地方政治势力。德格家族在宗教上提倡各教派和谐共处,在文化上提倡兼收并蓄的主张,从而使德格成为当地藏族文化的一个中心,为藏族文化的发展提供了一个良好的社会环境。为此原噶玛丹萨寺第八世司徒·曲吉迥乃活佛决定重建八邦寺,由他确立的“新噶孜”画派继续推动了这个画派的发展。而噶举派在藏东的宗教势力中心也从西藏昌都的噶玛丹萨东移至四川德格境内。   

    德国学者大卫·杰克逊在《西藏绘画史》一书中对司徒·曲吉迥乃评价道:“至少有一份现代材料认为是司徒班钦(即司徒曲吉迥乃)开创了一种新的艺术流派一一新噶智(同孜)”。如上所述,他的佛画创作对康区的噶玛噶智后来的绘画流派产生了影响。他著名的几幅组画,如《如意藤本生故事》等都被后来的艺术家视为范本。他的学生中从事绘画和雕塑的作者有:赤列饶佩、噶玛扎西、喜巴次丹巴等。他去世时创作的作品有一百多幅唐卡:20幅一套的《如意藤》组画、成套的八大成就组画及《六庄严》组画,都采用了一种全新的绘画手法,使人耳目一新,这是西藏其他艺术家,甚至勉塘巴、钦则和杰乌都没有创作过的作品。因为他把德格“噶孜”画派引领到了更高的境界,使今天的“噶孜”画派枝繁叶茂,硕果累累。

    八邦寺自重建后,“噶孜”画派名师辈出,除司徒·曲吉迥乃外,琵空占夏、呷朱、司徒·白玛旺秋、当代著名画师通拉泽翁和四郎尼玛等便是其杰出代表。 

“噶玛噶孜”画派的形成和发展 - 行者周文 - 【佛学与商道、管理】 

二、 “噶玛噶孜”画派的基本特点

    关于“噶玛噶孜”画派的特点,一般而言,体现于以下方面:

    1、在画面布局上,中心突出,讲求对称。

    2、在造型上,以线描为造型骨架,多采用铁线描,高古游丝描,工细秀丽。

    3、在着色上,设色浓重,对比度强,大胆使用金、银二色,色彩富丽堂皇。

    4、细腻的写实手法较为突出,重点表现在一些高僧大德的人物形象造型上。   

    5、时空处理较为灵活,采用了散点透视的手法,使画面显得更为深遂而丰富。

    6、细部图案繁密精巧,具有浓郁的装饰韵味。  

    除此而外,“噶玛噶孜”画派一个最突出的特点,便如司徒·曲吉迥乃自己所概括的那样:“噶玛噶孜画派的用笔和色调吸收了内地工笔画的风格,而空间环境的布局则采纳了印度画风,在总体格调上继承了‘门派’和‘钦派’的传统,兼容了三种绘画的优点和长处。”从美术理论上说, “噶孜”画派在散点透视方面,作出了卓有成效的探索和实践。

三、“噶玛噶孜”画派的杰出代表——通拉泽翁

    通拉泽翁,法名噶玛洛珠俄色,1901年夏生于德格县白垭乡窝泽村。10岁那年舅舅朗色送他两幅版画《和睦 四瑞》、《六长寿图》后便产生了学习绘画的念头,决心学习绘画,从此走向了佛教艺术创作的道路。

    14岁时,通拉泽翁到离家很近的八邦寺出家为僧。次年随扎饶学习绘画知识和基本技能。由于他天资聪慧,又精明好学,表现出惊人的潜能。当年,白玉噶陀寺斯灯活佛来到八邦寺,发现小小年纪的他在绘画思维、线条、结构和色彩等的运用上有独特的感受和认识,就把他带到噶陀寺随大画师降雍色当学习绘画。通拉泽翁在噶陀一住3年,由于他学习刻苦,勤于练习,故很得降雍色当的赏识,于是让他参与了《著名上师传记》大型唐卡组画的绘制。这3年为他的绘画事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1919年,八邦寺寺主司徒·白玛旺秋要按照登记名册清点僧人,通拉泽翁的家人接到通知后立刻叫他回寺。虽然斯灯活佛一再挽留,他还是婉言谢绝,毅然回到八邦寺。回寺后,他在静修禅堂上师和他的舅舅通尼罗布的指导下,开始修行《妮姑六法》。修行期间不分昼夜,圆满完成所有学修。

    1922年,通拉泽翁大师风华正茂。八邦寺寺庙大经堂维修竣工,按照司徒活佛的指令,在名师琵孔占夏的悉心指导下,他在大经堂内绘制了千尊金刚萨锤和其他佛像。经过3年寒暑,圆满完成了壁画绘制工作,受到司徒·白玛旺秋活佛的奖掖。这时八邦寺扩建工作相继告竣,司徒·白玛旺秋恭请青海玉树著名画师呷珠来寺主持扩建工程的壁画绘制工作,让通拉泽翁作副手,组成一支人数达40余人的绘画班子,这一工程持续3年之久。此时,经过6年艺术实践的他,不仅具备了精深的藏传绘画知识和技能,同时也兼及泥塑、木雕等艺术门类,成为德格地区声名远播的著名画师。

    1932年,通拉泽翁赴拉萨朝佛,入色拉寺学经并担任第十六世噶玛巴活佛的秘书。1940年后,他在八邦寺集中精力绘制唐卡,相继完成了100多幅作品,并与青海画师索朗尼玛绘制了噶举派大师传记唐卡50幅。这时他的艺术造诣已经达到相当高的境界,得到社会各界广泛认可。当时宗萨寺活佛降雍青则旺波称赞道:通拉泽翁绘制的唐卡画,不需加持便可直接挂用。

    新中国成立后,通拉泽翁依然孜孜不倦地从事着自己所酷爱的藏传绘画事业,先后为德格印经院创作了《释迦牟尼师徒三尊》、《十六罗汉》、《四大天王》、《格萨尔骑征图》等40余幅刻版画稿。这些刻版至今存于德格印经院。1959年,通拉泽翁作为驻寺喇嘛,担任八邦寺寺管会组长,继续研习绘画艺术并收徒授艺。1978年已是70高龄的通拉泽翁担任八邦寺管理委员会主任,甘孜藏族自治州、德格县政协委员、甘孜州常务理事等职务。与此同时他还亲自主持了八邦寺大殿的壁画绘制,完成了更庆寺汤藩经堂、龚垭寺经堂,白玉寺经堂壁画的修补和重绘工作。

    1986年后,通拉泽翁在习画传艺之余,还主持了不少寺庙的佛像雕塑,并完成了八邦寺大型弥勒佛铜像的制作。1987年,他与弟子的作品在北京、香港展出,引起轰动。美术界赞叹德格不愧为“康巴传统藏画的发祥地”。通拉泽翁赢得了“现代唐卡画神奇画师”的美称。

    1989年,通拉泽翁与世长辞,享年89岁。这位学富五车的学者,著有《藏族绘画史》、  《藏医史》、《诗镜释难》、《诗著举例》、《十二天宫动物图形》、《天体日月星辰运行图》、《文法注释》、《噶玛噶举八邦圣教法轮寺史》等著作。他还是一位倍受学僧们崇爱的老师,他为师谦恭,倾囊相授。他亲自培养的学徒大约有1000余名,其中在20世纪80年代以后培养的学徒达188名,可谓桃李满天下。其中有影响的弟子有多扎寺画师贡萨降巴、八邦寺画师卓孙达吉、第十世班禅大师画师尼玛泽仁、四川省藏文学校教师郎普颜登、八邦寺画师泽翁力口措、布德、呷马多吉等等;有不少弟子在藏学方面也作出了较大成绩,如中央民族大学藏学院教师土登彭措、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教师麻根色嘉、康定民族师专藏语文系教师噶玛降村等。

    通拉泽翁是一位才华横溢,硕果累累的一代噶孜画派宗师。他的一生,无论是与人合作或独自完成的壁画、版画、唐卡数以千计,其中不乏存世的上乘精品。据他的弟子们回忆:他曾多次谈到他一生所绘的代表作品,主要有10余种,其中有25岁左右在八邦寺大转经堂内绘制的《千尊金刚萨锤》,30岁左右在八邦寺大殿顶楼绘制的《金刚大持》系列壁画,大门的《四大天王》以及《生死轮回图》;37岁左右绘制的《释迦牟尼神变》15幅组画;45岁左右绘制的《噶举派大师传记》等系列组画;52岁左右为德格印经院绘制的《十六罗汉》等一套23幅版画(现藏于德格印经院,补刻的所有版画近3000幅中,此版画被国家文化部门认定为珍藏版),凡此等等,不胜枚举。

    “噶玛噶孜”绘画艺术在德格的影响是深远的。首先,它以德格为中心,向康巴其他地区幅射,遍及今甘孜藏族自治州的18个县。应当说,近现代活跃于甘孜藏族自治州境内的以普布次仁为代表的新门派绘画系统,和霍尔地区以朗卡杰为代表的绘画系统均程度不同地受到其艺术风格的影响。同时在青海省玉树州地区和西藏昌都地区也得到了广泛的传播。

    改革开放以来,新崛起的“甘孜藏画”也直接从德格的“噶玛噶孜”画派中吸收了丰富的养份。1980年,藏族画家仁真郎加和汉族画家梅定开组织了一批在甘孜州工作的中年藏、汉族画家到德格地区深入生活,他们在德格认真考察了当地的传统绘画艺术,反复学习和研究著名画师的作品,从丰富的民族和民间艺术中吸取营养,开创了一条探索藏画艺术的新路子。同年,他们集体创作了新藏画《岭格萨尔王》、《吉祥如意》、《1936年朱德会见格达活佛》,这三件作品参加了1981年在北京举办的全国第一届少数民族美术作品展。其中《岭格萨尔王》和《吉祥如意》被评为优秀作品。《岭格萨尔王》又于同年被选送参加了法国秋季沙龙画展。后均收藏于北京民族文化宫。今天活跃在画坛上的这些画家们在回顾他们的艺术成长之路时,无不谈起德格“噶玛噶孜”画派绘画艺术对他们的重大影响。

    近年来,随着我国西部大开发和对民族文化遗产保护的高度重视,在甘孜州、德格县及德格籍“噶玛噶孜”绘画传人根秋扎西的共同策划和努力下,调集了各地画师,以“噶玛噶孜”绘画风格为基础,正在绘制“噶玛噶孜”风格的《格萨尔》千幅唐卡。这样规模巨大的绘画工程不仅意义深远,更直接的是对噶玛噶孜画派最有益的保护、弘扬和继承。

  (中国佛教文化信息中心提供  文/杨嘉铭)

  评论这张
 
阅读(231)|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