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佛学与商道、管理】

慈悲、智慧、觉悟。点燃心灯,照亮自己,也照亮他人!

 
 
 

日志

 
 
关于我

噶玛慈诚●周文:佛教藏密噶举派瑜伽行者,非出家人。美国杜克大学管理心理学博士,AMC安盛管理顾问机构、亚洲佛商公益基金会创始人。

 
 

自救???你们拿人民的生命当什么?  

2008-06-16 14:01:17|  分类: 慈爱活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救???你们拿人民的生命当什么?

勿让怠慢作风和行政壁垒再伤灾区百姓的心


 

20日,我们几个北京的志愿者来到了绵阳,随一支国际医疗机构进行救灾行动。前几日都是在绵阳的九州体育馆进行医疗队的后勤工作,并且给灾民发放食品,安抚他们的心理等。

 

24日,我们五人小分队去往什邡。

在重灾区什邡的红白镇,我们看到的是满目疮痍,没有一处完好的建筑物,遍地的瓦砾。但是红白镇的救灾情况却比较好。物资充分,人员也比较多,有来自全国各地的救援队伍和志愿者。我们找到了红白镇的救灾指挥所,说明了来意。我们身上带的都是药品,随队两名国际医生。而指挥所的人看样子毫无兴趣,说这里什么都不缺,你们要是愿意留下就留下。这样的情形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了,在来到四川开始就不断面临这种地方政府的怠慢作风。我们大队伍里有两名华裔加拿大医生,听说祖国发生了地震,把工作给停了就买机票来了四川。到了成都红十字会,被告知等,他们怎么能等呢?然后他们自己去了绵阳,绵阳当地也不接待。后来,碰巧碰到我们,加入进来。要不是,就白来一趟了。

 

说回什邡。

 

正在我们一筹莫展的时候,几个东莞的志愿者走过来,了解到我们也是志愿者后,告诉我们对面有个村子地震后11天以来没人管,没有吃的没有住的,需要大力的呼吁。我们起初不相信,怎么离红白这么近的地方还有没有物资到达。于是,我们徒步大概3公里来到了三江村。

 

三江村隶属于绵竹市金花镇。

 

和什邡市的红白镇只有一江之隔。虽然路被冲毁,但是人还是可以走的进去的。至于为什么没有物资到达,我们来到村子里才明白。

 

在村口,我们遇到一个背着背篓的大姐。她并不是三江村的,而是附近红白镇一个村子里的。她说,自己的情况还稍好些,虽然也没了房子,但总算有领到物资。她说三江村可怜,这个时候应该大家一起帮忙度过难关,所以就背了些方便面进来给他们。我们问,为什么三江村没有物资进来。大姐说,三江村属于绵竹市,村民去红白镇领物资,人家就会说你们是绵竹的,我们这里是什邡的,你们不能拿。

 

听了这个理由,我觉得非常的愤怒。大难来临,志愿者不分你我来自何方,解放军不分你我来自何方,偏偏地方政府还搞起了行政壁垒???要知道,那都是我们的兄弟姐妹和父老乡亲啊?!?这些地方政府的官员在想什么?我们的为官思想为何会这样?

 

进了村子后,村民们都很激动。一位老大爷站在自己家的废墟上,没好气的说:你们是地震发生以来我见过的第二批外头来的人,前一批也是几个志愿者(就是东莞那几个)。这么多天了,只有解放军给我们空投过一次物资,现在没吃没喝没地方住。去红白镇领东西,人家还不给。

 

我们尽量安抚村民的情绪……

 

然后开始给他们看病,看过几十个病人后,我们开始了解情况。村里有五个队,三队是和外界交通最方便的地方。而1,5,6队则比较闭塞。3队都没什么物资,更可想而知其他几个队的情况。村里的伤亡主要是孩子们,因为当时大家都在地里干活不在家,而孩子们却都在镇上的学校上课。附近几个中学和小学的孩子们几乎都没了。。。说道 这里,村民们都忍不住哭。我们也跟着一起哭。

 

那晚,我们把仅有的干粮都拿了出来。村民们真的太好了,他们自己没什么吃的却要招待我们,我们实在过意不去。晚上,我们几个给他们唱歌,缓解他们的压力和恐惧。没有电,只有蜡烛和头灯。

 

第二天,我们冒险去了一队,这里的情况更加糟糕。我们承诺给了队长和村民,我们一定会和外界反应,一定会把物资亲自送来。离开的时候,遇到了解放军。我们希望部队帮助呼吁一下,让物资尽快进来。一位连长无奈的说,部队这次来就是用官兵自己捐的钱来给三江村的村民每人发200元,因为地方政府的救灾款和物资都发不下来。而救灾款和物资的调配权都在地方政府,部队也没办法。听到这里,实在是难忍心中的怨气。我把专门买给子弟兵的香烟硬塞给了他们,道了声谢后就赶紧往回赶。

 

从三江村出来后,我们就立刻返回绵阳采购物资,5千斤大米,50桶油,还有食盐,药品等。帐篷我们也在联系。我们不希望在这个时候让这些村民看到江对面帐篷遍地,物资成山,而自己却无人问津。

前天,我们把物资送了进去,看到了已经有解放军给他们搭帐篷了——关键时候还是部队还是解放军。村民们看着物资来了都很高兴,一队队长激动的握着我们的手说不出话来。

 

还记得第一天来,那位老大爷说的话:“每天听广播,我都知道党和国家在关心我们,还有很多人在关心我们。我们心里也热乎,也感动。可就我们自身来说,我们很有怨言。他们有些人做的事情实在……我什么都不想说了,还是靠自己吧。”

 

记得地震发生的时候,什邡市政府官员居然说:我们不需要救援,我们能自救。自救???你们拿人民的生命当什么?

 

 

在这里,我想呼吁:

1,还有很多救灾盲点,特别是两市,两县交界的地方。

2,这个时候地方政府就别再分的那么清楚了,为了灾区的百姓,你们积点德吧。

                                     

   

引用

格桑美朵战友日记(三)勿让怠慢作风和行政壁垒再伤灾区百姓的心

                                  张宇亮

  评论这张
 
阅读(651)| 评论(36)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