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佛学与商道、管理】

慈悲、智慧、觉悟。点燃心灯,照亮自己,也照亮他人!

 
 
 

日志

 
 
关于我

噶玛慈诚●周文:佛教藏密噶举派瑜伽行者,非出家人。美国杜克大学管理心理学博士,AMC安盛管理顾问机构、亚洲佛商公益基金会创始人。

 
 

隆平高科十年黑幕揭秘  

2009-11-15 11:32:34|  分类: 今日观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摘要:隆平高科成立以来的十年,也是一批涉腐高干以“袁隆平”招牌为保护伞成功地抗击广大干部、群众署真实姓名联名举报的十年。隆平高科的组建与上市,是典型的59岁现象,也是欺骗股民、上市圈钱及损害国家利益的典型。隆平高科涉腐案的要害是通过黑幕操作为利益小集团谋取巨额的“创业利润”。
  关键词:隆平高科、黑幕、保护伞、东方农业
  
  袁隆平农业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上市的简称为隆平高科,编码0998,然而,被蒙骗的股民们并没有也不可能“久久发”。隆平高科成立以来的十年,也是一批以涉腐高干为核心的利益小集团用“袁隆平”招牌作为保护伞成功地抗击广大干部、群众署真实姓名举报的十年。然而,隆平高科涉腐大案因其典型性与黑幕操作,注定要在共和国的证券史、反腐倡廉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页。


一、隆平高科案的典型性
  1、典型的59岁现象。自1999年6月30日隆平高科成立至2002年12月的三年半中,湖南省农科院书记左连生、院长田际榕、副院长彭海华同时兼职隆平高科的董事长、总裁等要职。在此期间,由他们同时代表省农科院与隆平高科双方签署了一系列的合同、协议、补充协议。由于签约双方的法定代表人均为田际榕,事实上也是自己跟自己签合同,条款内容明显地向着他们去向的一方即隆平高科倾斜,以损害国家利益的代价,营造一个他们退休后可以栖身并赚大钱的地方。其时田际榕正好59岁,堪称国内最典型的59岁现象,即执政党官员临退休前利用手中权力换取退休后好处的现象。


  2、蒙骗股民的典型。隆平高科招股说明书中募集资金的用途是用于招股说明书上列出的11个经过省计委审批立项的工程项目,这11个项目全部是农业科技开发项目,总投资56308万元,占募集资金69679万元的81%,全部达产后年利润18853万元。其实这不过是忽悠政府、欺骗股民而已,钱圈到手后,主要是用于房地产开发与炒股,未见一个项目是按照招股说明书上列出的内容及投资予以实施。上市公司变更部分募集资金用途的,不在少数,但如此全面变更的,只能定性为欺骗股民。


  3、上市圈钱的典型。隆平高科组建时净资产及现金7583.11万元,按1:0.65936折股比例折成总股本5000万股。然而,真正出钱的是2个小股东,即中科院长沙农业现代化所,出现金227.49万元,折150万股,占总股本的3%;郴州市种子公司,出现金151.66万元,折100万股,占总股本的2%。也就是公司总股本中只有5%是以现金出资,其中省农科院以5家经济实体成建制划归隆平高科作为出资的资产主要是应收款、债权债务、过期的种子、报废的农药以及应核销而未核销的物资,烂帐。


  成立一个只有5%的股本是现金的公司,如果不是为了上市圈钱,能存活下去吗?隆平高科成立的目的,绝非是为了发展高科技农业,而是上市圈钱谋取创业利润。


  4、国有无形资产流失的典型。价值1000亿的“袁隆平”品牌被隆平高科以580万元收购;包括价值1.45亿元的“湘研”商标在内的13个商标连同一批种子、农药的特许经营权全部拱手相送给隆平高科;更令人顿足捶胸的是左、田小集团为了隆平高科能独占科技成果的开发权,竟然在招股说明书上以公开承诺的方式放弃省农科院与杂交水稻中心科技开发自主权,一切成果只能交隆平高科去“有偿开发”,致使国家投巨资(每年仅事业费超过5000万元)、几代人奋斗打造的湖南省农科院连同举世闻名的湖南杂交水稻中心,只能成为一家上市公司的科研基地、人才培训及贮备基地以及后勤保障基地。
 

二、黑幕揭秘
  上述四大典型,还算是公开进行的,真正黑幕掩盖下的勾当,有二:


  1、成立隆平高科时,冲着“袁隆平”这块金字招牌,多少人想挤进发起人行列都未能如愿,而左、田辈却为何挑中了一个尚欠自己400万元无力偿还的私营企业湖南东方农业产业公司作为发起人,占股10%?


  1996年,全国各地相继成立农业发展银行,有一批信贷资金到位。消息灵通、有背景的人岂能放过这个机会?原湖南省委书记、省长熊清泉亲自牵线搭架,将他的亲信、私营业主于雄介绍给左、田共同办公司。先由省农科院科管处一位副处长撰写了以农科院科技成果为依托的农业科技开发立项报告,再向省农发行申请贷款起家。1996年11月东方农业公司成立时注册资金200万元,核心成员除于雄外,全是熊清泉、院长田际榕、书记左连生的子女与亲友,为了跟农科院扯上关系,让省农科院占干股10%。1997年11月,东方农业公司成功地通过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出具“验资报告”,将注册资金放大10倍变更为2000万元,为日后介入股份公司作好准备。这个由权贵人物子女亲友组建的公司,先后2次在没有抵押、没有担保的情况下向省农科院借款400万元。他们在海南岛东方市租用了一块168536平方米的荒坡地(约合253亩)搞农业综合开发,由于当地气候恶劣、干旱多风,种植业、养殖业都不适合,干什么亏什么。东方农业将租来的那块荒坡地的使用权经评估放大后折股本775.27万元(相当于每年花650元租用一亩荒坡地),折500万股,占总股本10%,市值最高时,达2.5亿多元。就这样,一批权贵人物的子女亲友,凭借权贵人物手中的权力与影响力,白手起家,成为千万富翁、亿万富翁。尽管我院广大职工对东方农业公司的黑幕最为气愤,指责声不绝、举报信不断,但此辈有恃无恐,公司上市后,于雄夫妻奔驰车的车牌号码分别为湘A88888与湘A66666,似乎在向世人宣示:其奈我何!


  2、隆平高科组建后11个月即2000年5月29日获准发行股票上市。其时原始股是只赚不赔的稀缺资源,股民们只有按要求将资金存入指定银行帐号才有可能中签购买报为有限的原始股。而被发行公司挑选为战略投资者的却可以配售原始股,这就意味着,选谁作为战略投资伙伴,就相当于向谁派发“创业利润”。中国证监会对战略投资者资格的最基本界定是与发行公司有紧密业务联系。隆平高科发行股票额度为5500万股,其中向证券投资基金配售1100万股,向战略投资者配售1600万股。5月26日,配售就已完成,但5月29日发布的招股说明书及上网发行公告中,并未公布战略投资者的名单。事后,人们才惊奇的发现,左、田小集团竟然挑选了9家与农业风马牛不相及的公司作为战略投资者,每家按发行价12.98元/股配售177.5万股,这9家公司为:


  富邦资产管理公司
  新兴创业投资管理公司
  北京美华恒润科贸有限公司
  上海证大投资管理公司
  西安保德信投资发展有限责任公司
  洋浦金宏达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
  深圳市富士豪投资有限公司
  湖南汇林投资有限公司
  湖南省驰宇实业有限公司


  这9家公司中,没有一家曾与我院任何研究所有过任何业务往来;全是左、田小集团中核心人物的关系户,有的是专为套售原始股而新成立的(只需向有关地市工商部门查询公司成立时间即可判定)。这9家战略投资者在股票高价位时尽皆套利而去,无一滞留,初步推算每家净赚5000-6000万元。无利不起早的左、田辈怎么可能甘冒违规指控而“无偿”选来这9个战略投资者?按当时回扣的“行情”20%计,左、田辈收到的回扣黑钱就上亿元。这上亿元的钱怎么收起来?藏在什么地方?省农科院有一家空壳公司叫“湖南农业高新技术开发公司”,自1993年后,名存实亡,无人员、无场地、无业务,只留下一个空壳由彭海华、李桂林等掌控以供不时之需。2003年,左、田、彭等不再在省农科院兼职后,竟然将属于省农科院所有、今后自己再也不便掌控的该公司注销掉,引发了人们强烈的质疑:湖南农业高新技术开发公司在注销前是否被用来收黑钱、洗黑钱?如非销毁证据,左、田辈为何要注销一个属于别人的空壳公司?


  三、“袁隆平”品牌成了保护伞


  左、田辈并非智商低下的泛泛之辈,他们时时、事事打出“袁隆平”的招牌,千方百计地将自己的所作所为与袁隆平本人或袁隆平事业捆在一起。他们公开宣称:“隆平高科的一切重大决策袁院士都要亲自参加”。“珍爱公司,就是珍爱袁院士的品牌;敬业公司,就是敬爱袁院士的事业;为公司建功立业,就是为袁隆平事业建功立业”。他们还将袁的儿子网入圈内任副董事长、副总裁,连袁的司机他们也聘为袁的秘书享受部门经理级待遇……从表面看,左、田辈不过是利用“名人效应”来吸引投资与拓展业务,其实不然,他们是用“袁隆平”品牌作为保护伞,不仅成功地保住了他们的既得利益,还通过“有偿新闻”将自己打造为“时代的英雄,历史的功臣”。(见《湖南日报》2004年9月17日的“报道”)。十年来,我院广大干部、群众的举报,也从未间断。2004年元月22日(春节),我院离退休干部30人,署真实姓名、政治面貌、职务、职称,联名向中央纪委、国务院信访办、中国证监会、湖南省委、省纪委、省检察院等10多家单位,发送了《关于湖南省农科院原主要领导干部渎职、腐败举报信》。联名举报的30人中,按政治面貌分,有中共党员25人;按职务分,有正厅级1人、副厅级3人、正处级14人、副处级2人;按职称分,有高级职称者7人。举报内容的可信度应该毋容置疑,但仍然如石沉大海、无人受理。2001年2月,中国证监会驻长沙办的周建军、省人大财经委的彭晓春、省政府地方金融证券办何华梁到郴州(其时,笔者在郴州任一家企业顾问)找到笔者,声称是受省委书记杨正午和副省长周伯华的委托,对笔者的举报行为表示肯定,但明确地向笔者转达了涉及隆平高科的事不宜深究,以免影响“袁隆平”这块牌子。2007年6月13日,我院5名干部向新的省委领导张春贤书记、周强省长写举报信,举报左、田等利益小集团在隆平高科组建及上市的过程中的涉腐行为;2007年11月13日,省委常委蒋建国来我院约见举报人员,在肯定举报行动的同时,明确表达了“袁隆平”品牌不能受到影响的意见。十年来,我们一直不能理解的是,所有的举报都是针对原农科院领导左、田、彭小集团的,与袁隆平本人毫不相干,更不涉及袁隆平的声誉,为什么硬往袁隆平声誉上拉?左、田辈当然是希望用“袁隆平”品牌的光环掩盖他们的所作所为,而中共湖南省委难道也需要用“袁隆平”品牌的光环掩盖些什么?隆平高科案如追查下去,难免扯出原湖南省主要领导,扯出萝卜带出泥,可能由隆平高科的上市还会带出别的上市公司(如电广传媒),湖南省的领导层是否怕打破湖南省省、部级领导干部涉腐为零的纪录?


  二00九年十一月五日
  
   陈绍光
  (湖南省农科院植保所,长沙410125) 


  陈绍光天涯社区的相关文章:
  2009.9.9 对杂交水稻的不实宣传应该纠正
  2009 “对杂交水稻的不实宣传应该纠正”一文的补充说明
  2009 谁打劫了杂交水稻?
  2009 谁打劫了“袁隆平”品牌?

  评论这张
 
阅读(2129)| 评论(2)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